刘娟‖黑枸杞 枸杞黑

2020年04月18日/ 浏览 118

黑枸杞  枸杞黑

文//刘娟

 

午时12点,正是下班时分,霞子一踏出办公室的门,便火急火燎的往家赶。洗去了一早的疲惫,转身进了厨房,油盐酱醋都在等着她去打理,午休时间太短。       

                                       

霞子把切好的葱姜蒜倒入油锅,哧啦哧啦的跳跃声和着油烟机的呼哧呼哧声瞬间打破了午时的宁静。正在她翻炒牛肉片时,手机响了,她腾出手划动了一下屏,显示为省城的区域号,第一反应:诈骗电话,她没有理会,一心想着让上高中的闺女早点吃过,好有更充裕的时间补个午觉,可是手机铃并没有因霞子的不理会而善罢甘休,反而愈响愈大。

 

她抱着光听不说要么直接压掉的想法按了接听,还没等霞子开口,对方直接问:“下班了吗?”“请问您是?”“怎么,连老哥都不认了?”“哦,你用哪的电话啊?”“单位的,占个小便宜。”霞子还是没明白,年前还在一个贫困县乡级中学教学的表哥,怎么一下子到了省城的单位,不得了,在霞子看来简直是逆天的本事。  

            

表哥的电话让霞子很意外,也替表哥高兴,毕竟自小和表哥在一起上学放学的情景历历在目。表哥让霞子带点本地特产——黑枸杞,霞子爽快地答应了。表哥特意嘱咐,不要讲究包装,要从农户手中买散装的,比较实惠。       

   

 

                                          

下午上班,霞子溜到张姐的办公室,把想要表达的意思掏心掏肺全兜给了张姐,张姐的建议让霞子去市场购买,但霞子下了班急着往家赶,根本没有时间去,张姐又拿起电话向在乡下种植黑枸杞的姐姐咨询了有关黑枸杞的市场价格,因为霞子要的数量太少,张姐的姐姐捎带不太方便,所以霞子未能从张姐那里购买到称心的黑枸杞。

说话间,小李也来到了张姐的办公室。小李个头不高,25岁左右,刚参加工作不久,平日里和霞子来往较少,他听见霞子和张姐的对话,很是热情的说他家就有自种的黑枸杞,而且还是亲手晾晒的。因为是同事,霞子也没有过多的询问价格和质量,他说晚饭后联系霞子。

 

霞子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切都按表哥的交待去办。九点左右,小李发来了信息,一张图片上,枸杞被小李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霞子拉大了图,在灯光的映照下,黑枸杞像一颗颗熟透了的小黑豆,竟是那般油亮。“好枸杞!”霞子比较中意 又问:“有红枸杞没?”小李也在第一时发来了红枸杞的图片,让霞子更为兴慰的是,红枸杞不仅色泽鲜艳,个头也比黑枸杞大,霞子想都没想,直接回复了: “各要一公斤”。

小李听霞子这么痛快,直接报出了价格:黑一公斤280元,红100元。这价格,可要比张姐咨询到的价格足足多出近百元,但霞子碍于同事情面,也没好意思再讨价还价。霞子也想了,枸杞是小李自家种的,总比街上买的放心一点。她看着这不大不小,不多不少的一行字,总觉得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了一样。                 

    

 

               

次日早,当霞子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放着一个大袋,大袋里共有四个小袋,红黑各两袋,看来这个小李还挺热心的。四袋红黑枸杞,乍一看,包装精美,且地方特色浓厚,让人一看比较高端大气上档次,可仔细一看,霞子的悦颜瞬间划过眼眉,两袋黑枸杞竟然用的都是写有“青海特产”字样的袋子,先不说袋里的枸杞,光这包装袋,都让霞子一百个不愿意。要是用青海的特产,表哥可以在省城直接买到,用得着麻烦霞子吗?再看袋里的黑枸杞,怎么看都没有昨晚小李发过来图片上的那么称心如意,扁豆般大小的颗粒,就像饿着肚子的流浪儿紧紧地挤在一起,霞子扎紧了袋口。      

                              

一天的工作开始了,在键盘的敲击声中霞子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突然,QQ的窗口亮了,原来是小李,他带有很强的成就感,霞姐:为了让包装看起来有面子,我可是跑断了腿,特意花10元钱买了四个袋,你可以直接去邮递了。

 

霞子从刚才的状态中一下子走了出来,终于可以接着小李的话匣子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了,霞子回复:本来要的是散装的,谁让你花钱去打包装了?而且还是青海的袋子。小李话锋一转:那包装袋是去年买的,刚好用上。霞子又回复:黑枸杞怎么和昨晚发的图片完全不符?小李在霞子的追问下发了很长的一段话,大致内容:

一、野生的枸杞颗粒都小(昨天可没说是野生的),二、好心有撒用,都怪他自己太闲,三、不要没关系,正好自己拿去送人。在这段高谈阔论中,小李唯独没提价格一事,此时的霞子还真是无语,她摇了摇头,又开始了工作。

现在的年轻人啊,头脑灵活,眼睛转半圈都会有不同常人的想法,还真让人说不得。作为霞子,她并没有过多抱怨产品价格的高低,只是在挑自己所中意的产品,她有对产品要和不要选择的权利,不管卖主是陌生的还是熟悉的;作为小李,他也有权向熟悉的同事或朋友出售自己的产品,不管这产品是自己的还是中转的,只是他在乎的并不是对方对产品的认可,而是经济收入的高低。要说错,只怪霞子在错的时间里说了真话,让听话的人光顾着惦记盛有黑枸杞的桶金,近了距离,远了情分。

 

● ● ●  

简介

作者

刘娟:小名霞娃,生于甘肃省通谓县李店乡刘河村。浆水面的清香,飘出了乡音;罐罐茶的浓郁,滚动着乡情;喜欢文字的我,不忘初本。现生活在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

长按二维码关注

“秦州微刊”

投稿邮箱:1029932204@qq.com

联系QQ:1029932204

来稿请附个人简介、个人照、微信号

《秦州微刊》每周赠书活动期待您的参与

唯原创、唯精品、真性情、真文章

picture loss